死性不改

We used to rule the world. Jewnicorn ME

[鹿鼎记同人] 旧年往事 3

本来为了表示对作者的尊重我都不转载到自己页面 现在悔死了……

今天也是幸福着的:

juvenbace:



有一天,康熙和小宝聊起了最早的记忆。小宝说他人生的第一个记忆是千层馒头的味道。那年他刚五岁,在老鸨房里偷偷吃了一口,软绵柔嫩,甜腻可口,美的他差点把舌头都吞掉,准备咬第二口时,老鸨发现了,狠狠地打了他,说着还扒拉自己的头发给康熙看,“看到没,有一条很浅的伤疤,就是那个臭婊子打的,当时流了好多血,不过”小宝得意地说,“我还是一口将馒头吞下了。”




康熙抚摸着他的头,气愤地说:“太可恶了,一口吃的而已,她竟然这样打你。”




小宝不以为意,“那是扬州最贵的点心,她平时也舍不得吃,是她姘头送给她的,总共也没几个,还被我吃了一个。”




康熙笑道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要是喜欢,我让人从扬州把师傅请来,你想吃多都行。”




小宝笑嘻嘻道:“我早就不喜欢千层馒头了,现在我最喜欢的是桂花糕。”说着掂起一块准备往嘴里放,见康熙温柔地看着他,转手送到他嘴边。




康熙咬了一口,小宝问:“好吃吗?我让他们多放了一层桂花酿,今年桂花开的好,特别甜。”说着把剩下的扔进自己嘴里。




其实康熙不太喜欢特别甜的东西,不过因为小宝的原因,他的饮食是越来越甜,整个尚膳监都晓得万岁爷的口味变了,嗜甜。




“你呢,小玄子,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?”小宝喝了口茶,将嘴里的甜味压了压。




康熙想了想说:“我最早的记忆是奶娘指着一个女子说,三阿哥,看,那个穿绿色衣衫的就是你额娘。”




小宝一听,赶忙追问:“你当时什么感觉?你额娘漂亮吗?”




康熙摇头,“我只记得她的衣衫颜色,不记得她当时的模样,也没有喊她,因为她正在哭。”




“为什么?”




“当时我不知道,后来奶娘告诉我,额娘是看到皇阿玛和端敬皇后在御花园散步,皇阿玛亲自为端敬皇后簪花才哭的。”




小宝一时无语,真不知董鄂妃到底长得什么样子,竟让老皇爷这样爱她,害小玄子的娘哭,小玄子也不开心。男男女女不就那么点事,再美美的过阿珂和陈圆圆?他对阿珂也没痴情到不看其他美人一眼,难道是床上功夫有一套?想到这里,小宝赶紧打住了,丽春院妓女恩客那套他太熟悉了,把嫖客的脸套成老皇爷,实在是大大不敬。




 




“小宝你小时候经常挨打吗?”




“当然,没有一天不打的。”




“都是为了吃的?”




“也有为了钱,还有偷东西。”小宝在康熙面前从不遮掩他少时的恶劣行径,因为康熙不在意这些。他娘是妓女也好,他偷东西也罢,这些在旁人看来不光彩的事,在康熙这里全不算什么,一句英雄不问出身,什么都过去了。




康熙也确实不在意这些事,只是心疼他为了那么点钱挨打,“唉,你那时要知道将来有这番境遇,还偷什么东西啊。”




“当时倒是有人说我面相好,大富大贵,不过相面这种事儿,骗子多,没人信,所以钱还是要偷一点的。”




康熙大笑:“我就比你小子强多了,至少吃穿不愁,也没人打。”




“那是那是”小宝一边说着,一边腹诽“你爹不疼,娘不爱,比老子好哪里去了,老子的娘至少待老子一心一意。”




康熙很少提及小时候的事儿,也从没抱怨过谁,但小宝知道他童年过得不怎么愉快。他听说额娘死于非命,脸色煞白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。见到老皇爷更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最后整个人都有些呆了。康熙性子沉稳,除了爹娘,和韦小宝自己,再没谁能激起他这样激烈的情绪,想到这里,小宝不由得意起来,当年在大牢气得他全身颤抖,真可算是他平生得意之作了。




康熙和小宝一起沐浴过,见过他身上的伤痕,最初他以为是小宝行走江湖时受的伤,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都是小时候被人打的。小孩子长得快,一般的伤,过不了多久便一点伤痕也看不出了,小宝身上的伤痕这样明显,当年的伤口肯定又深又痛。康熙疼胤礽疼到了骨头里,碰伤一点就心疼的不得了,什么好的伤药都往他身上抹。当年小宝受伤,他娘也没什么钱,根本不抹伤药,血流的多了一把香灰糊上止住血就算好了。康熙想想都觉得疼,真不知道小宝是怎么熬过来的。这小子这样怕死怕痛,怕是小时候吃的苦太多骇住了,想到这里,康熙对小宝越发怜惜,恨不得事事顺着他。




 




康熙和小宝都觉得自己的童年虽然没什么好,但也没什么不好,反倒觉得对方当真可怜至极,其实两人的童年,别说比富家子弟,连一般平民家的孩子也不如。




 




整个丽春院,几十年来,只有韦春花一人生了孩子。当初她要生孩子,所有人都不赞成,连老鸨都难得发善心,跑来劝她,“春花,你现在青春貌美,好好挣钱,将来找个可靠的男人出了这烟花之地,再要孩子也不迟。现在生了孩子,身价一跌千丈不说,还怎么嫁人?咱们这行本来就难找依靠,你拖个油瓶将来怎么办?真想在这里干一辈子。”




“干一辈子就干一辈子,老娘将来靠儿子不比靠男人强!”韦春花主意大,不顾众人反对将孩子生了下来。




当时丽春院有人揣测韦春花知道孩子的生父是谁,而且那人来头极大,她想母凭子贵一朝翻身。也有人认为,韦春花接客向来随便,一天几场的时候常有,她哪儿记得清孩子的爹是谁,说不定她就是性欲旺盛,但性欲和生孩子有什么关系那人也说不清了。




小宝出生后,也没见韦春花带孩子找过爹,谁问起孩子的爹,她都自嘲地说:“老娘也想知道,怎么看都看不出像哪个王八蛋。”




韦春花怀孕和坐月子期间没有接客,老鸨不乐意,她拿自己的银子贴补老鸨,小宝刚三个月,她的钱就花的差不多了,没法子只好接客。




当时她身体还没完全恢复,富家子弟和酸腐文人不爱让她这生过孩子的女人服侍。为了挣钱,韦春花开始接一些有特殊癖好的男人。他们爱韦春花身上的奶香味,嘬着她的乳头用力地吸,韦春花求他们给孩子留一口,他们哪里肯。




小宝每天饿的哇哇哭,韦春花恨不得杀了这些男人,但她需要他们口袋里的钱,只能曲意逢迎。韦春花想先喂饱小宝再接客,但孩子吃奶有固定时间,男人逛窑子可没固定的时间,有时还没喂完,人就来了,韦春花只能忍痛将孩子交给老鸨。老鸨没生养过孩子,没有照顾经验,对韦小宝又深恶痛绝,拿小米汤喂他两口就是大大的发善心了。




小宝小时候饥一顿饱一顿,人家的孩子都白白胖胖,他又瘦又小,好几次韦春花都以为养不活了,抱着骨瘦嶙峋的他大哭,但小宝命硬,生生抗过来了。




不过韦春花的生意是越来越不好了,妓女就是这样,越矜持越高贵,越是不拿正眼瞧男人,男人越是像苍蝇一样围着她转。韦春花的身子接过低等男人,有钱的金主便不想再碰了。那些粗鲁的男人折腾的她下不了床,给的钱又不多,她气恼之时,也嚎啕大哭过,小宝怯生生爬上床,钻进娘怀里,哄她不要哭。韦春花擦干眼泪道:“我才不哭呢,我有小宝,享福的日子在后面呢。”




没人觉得韦春花有享福的日子,她的儿子长得不错,人也机灵,就是从小在妓院长大,偷鸡摸狗,不学无术,能有什么前途。




自从偷吃千层馒头被老鸨打的惊天动地之后,丽春院但凡丢了东西,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小宝。为此韦春花赔过礼,骂过街,和其他妓女厮打过。她恨小宝不争气,又怜他什么都没有,吃不好穿不好,偷点东西卖了,也是给她买吃穿首饰。




小宝怕疼挨了打定要骂他八辈祖宗,不过他小孩子心性,虽然睚眦必报,但从不把人往死路上逼。这点韦春花很满意,她对小宝说,人嘛,骗钱、陷害都能干,但要给人家留条活路,世界这么大难免有再见的时候,那时别人记着你留过路,侧侧身,你也就过去了。




韦春花对待嫖客也是这样,向来不会把恩客的钱全骗走,总是留点盘缠让人回家。说她无情,她真无情,从没在哪个嫖客身上付出过真心;说她有情,她真有情,自己再穷没让恩客身无分文过。久而久之,一些底下层的手艺人常来照顾她生意。




韦春花动过让儿子学门手艺的心思,但小宝好吃懒做,整日里就知道听书赌牌,做什么大侠梦,木匠、漆匠这样的苦力,他不肯干。韦春花劝过、骂过、打过,但韦小宝主意大这点真是像极了她,死不回头。




小宝十二岁那年的花朝节,韦春花带着韦小宝逛庙会,一个算命的拦住她对她说:“这孩子是你儿子?”




韦春花点头,“是啊。”




“贵不可言。”算命的摸了摸小宝的头骨,“老夫相面这么多年,从没见过这样好的面相。”




小宝闻出他手上有菜油味,八成是个卖油的,见今天人多支个摊子算命骗钱,拉着韦春花要走。韦春花瞪了他一眼,笑问算命的,“哪里看出他命相好?”




算命的支吾了半天,只说什么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耳垂有肉,嘴唇丰满,到底怎么个富贵法,他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


韦春花早看出他是骗子,但人家夸小宝富贵,这话她爱听,所以也不打断,一直听算命的胡扯。




“今年小公子的一位贵人会出现,此人会将小公子送到一个世间最贵之人身边,从此小公子的命势将一路坦荡,大富大贵,贵不可言。”




小宝早就不耐烦了,挑衅地问:“能有多富?多贵?”




骗子说:“富有四海,贵及皇胄”




一直笑吟吟的韦春花,听到这里登时柳眉倒竖,骂道:“那是说皇帝的,你个骗子,敢说我儿子会造反!老娘撕了你的嘴!”




骗子赶紧说:“怎么会是造反。”




韦春花怒道:“别以为老娘不识字,就不知道那话什么意思,除了皇帝,谁能富有四海?还有什么贵胄,这次饶了你,下次再让我见到,非撕烂你的嘴!”说罢呸了一口,扯着小宝扭着腰走了。




 




多年以后,韦春花从扬州来到京城,看到儿子美轮美奂的公爵府,见到公主儿媳妇,再想起当年骗子那席话,不由一怵,那骗子难道真是神仙,不然怎会将小宝命势看得如此清楚。




不过,贵及皇胄这句因为公主,勉强算得上。但富有四海,小宝再有钱,这句话也夸张了。




等到韦春花知道建宁是假公主,而皇帝待她恭顺谦和一如长辈,儿子又常常留宿皇宫,她立马去寺庙烧了最贵的一炷香。神仙!绝对是神仙!两句话没一句不准的!




 




玄烨最早进入孝庄视野是顺治十三年,董鄂妃进宫之后。




福临对董鄂妃的宠爱,简直到了狂悖的程度。入宫同年,未生任何子嗣晋妃,封号“贤”。贤妃刚当了一月有余,又以“敏慧端良,未有出董鄂氏之上者”为由,晋封她为皇贵妃,并为她举行了盛大的册封典礼,甚至为册封她大赦天下。




孝庄太后嫁给皇太极后曾得宠过一段时间,自皇太极娶了姐姐海兰珠后,她便再难得宠。姐姐以“宸妃”为封号,居住关雎宫,宠冠后宫。孝庄在姐姐的威势之下,受过很多苦,眼见儿子又走上丈夫的老路,她自是一万个不愿意,但因为静妃和多尔衮的事,母子关系已剑拔弩张,孝庄心里再厌烦董鄂妃,有丈夫的经验在前,她知一个男人若是爱上一个人会发疯到什么程度,所以她说什么也不会在此时激怒福临,他想要什么,孝庄都给了。




玄烨当时是福临最小的孩子,大阿哥早夭,二阿哥福全敦厚沉稳,玄烨聪慧灵动,孝庄都很喜欢,相较来说,她偏爱福全多一点,因为玄烨的母亲虽然是佟家人,但总归是汉军旗,出身有点不好。




玄烨的母亲康妃,在董鄂妃未进宫前得过一段时间宠爱,因为她的汉语很好也识字,福临喜爱汉学,和她有共同语言。康妃出身名门,佟家在四德上对她教养极严,没让她读太多杂书。福临正值年少,性格偏激又极富热情,与恪守少言贞静的康妃,根本是两种人,他的热烈总引不起她相等的回应,久而久之,福临倍感失望。后来她怀上孩子,心思多了,福临甚至有些厌弃她了。




董鄂妃一进宫,福临立刻找到了他寻求多年的意中人,温婉体贴,善解人意,诗词歌赋无所不通,最重要的是他的热烈与敏感,她不仅完全懂得,而且能回应他。福临性子偏执,遇见喜欢的,恨不得把所有好的全给她,三千粉黛在他眼里尽成木偶,八百佳丽在他心中尽是尘土,他心心念着的只有董鄂妃一人。




康妃是爱福临的,爱的一点也不比董鄂妃少,但她的性格,她的教育,让她不敢流露太过,媚上这个罪名,她担不起,汉军旗的佟家也担不起。




她试图从董鄂妃手里夺走一点点宠爱,但每次都被羞辱的无地自容。董鄂妃很宽容,总是劝慰福临去临幸其他妃嫔,尤其是有子嗣的妃嫔,福临因为她的劝解,也会召幸康妃。康妃虽然柔和,却有大家闺秀的自尊,这样的施舍,让她倍感屈辱。




她勤勉的读书,处心积虑的了解福临的爱好。可惜没有用,爱新觉罗家的男人,一旦心里进了人,便再难分给别人一羹。




孝庄看在眼里,既哀叹福临和他父亲如此相似,又感慨康妃愚蠢,男人的宠爱哪有孩子的未来重要。




其实,康妃知道儿子很重要,但她毕竟年少,福临又是那般玉树临风,俊美雅致,她对爱情的渴望超越了母亲的本能。




玄烨记忆的最初,他的生活就是这般模样。额娘时常痛哭,谦卑地讨好皇阿玛,皇阿玛的心思全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,从来没有主动回头看过母亲和他一眼。




后来,荣亲王出生了,福临大喜过望,在诏书里写“朕第一子”,福全、玄烨在他心里,连他的孩子都不是。




孝庄心疼两个孩子,指责福临,“你皇阿玛当年偏疼八阿哥,你小时候备受痛苦,你经受过这些,怎能还这样对待福全他们。”




福临有些羞愧,但更多的是对母亲的叛逆,他振振有词地说:“朕以前不懂皇阿玛为何疼八哥,现在有了四阿哥,朕始知他的心意,这样的爱,朕忍不住,也不愿意忍。”




当时玄烨就在隔壁的房间,他很久没有见过皇阿玛了,想偷偷看看他,结果听到了这段对话。他没听过“第一子”的说法,但他知道,弟弟每天都可以见皇阿玛,他不行,他要等祖母安排,等母亲被父亲召见时,才能见他。




 




玄烨很崇拜父亲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他明明连父亲是什么性格都不知道,他渴望父亲关注自己,他事事都做到极致,希望父亲会因为他做的好表扬他喜欢他。但是没有。父亲对他的赞赏总是很敷衍,像夸奖别人的孩子。




孝庄观察着康妃母子,他们都在竭尽全力的讨好福临,康妃愁肠百结,彻夜哭泣,玄烨懵懵懂懂,父亲的敷衍似乎伤害了他,又好像没有,因为他会更勤勉的练习。




孝庄从那时起才意识到,她的这个孙子是上天赐给爱新觉罗家的瑰宝。福临小时候,因为皇太极爱的不均衡,表现的非常乖戾,偏激的性格也是那时形成的,当时的孝庄比康妃要坚强的多,然而即便如此,她也没能让儿子感受到安全与温暖。




康妃这样软弱,却生了一个性格如此坚毅的孩子。爱新觉罗家激烈偏执狂躁疯狂的血脉到玄烨身上开始变得稳定平和,这孩子的气象和精神力较之他的先祖更为出色。




孝庄开始偏向玄烨,为他选的师傅、教养嬷嬷全部都是最好的。孝庄信命,信太多的福分,必然引来大祸。八阿哥抗不过福临,海兰珠抗不过她,董鄂妃的四阿哥也抗不过玄烨。




然而,孝庄刚刚安排好一切,玄烨人生的第一场也是最凶险的一场大难来了——天花。




确诊当天,康妃当场晕了过去,孝庄吓得脸色苍白,福临心里乱得很,他怜惜玄烨,但更多的是害怕,怕四阿哥也会感染。他送玄烨出宫的命令,让一贯和顺谦恭的康妃扑倒在地,凄厉地哭喊哀求。




福临让人扶起她,转身看向母亲,孝庄的眼睛非常冷,带着一种蔑视的嘲讽,她站起身对康妃道:“哭什么,天降大任之人,必将经历大难,你的玄烨不会输给天命。”




玄烨被送到寺院,跟随他的只有乳母孙氏。他数次高烧昏厥,多次命垂一线,寺庙的佛号一次又一次将他唤回。




孙氏抱着他,不停地喊他的名字,让他神志清醒。




他清醒时问孙氏:“额娘来过吗?阿玛来过吗?”孙氏摇头。




玄烨沉默着,眼泪慢慢洇出,一颗一颗的滑落,他轻声问:“是不是没有人喜欢玄烨了?”




孙氏放声大哭,他从来没有问过这样的话,不管皇帝多么不疼爱他,不管母亲如何疏于照顾他,他从来没有问过他们是不是不爱他。他总说,只要我做得好,阿玛额娘就会高兴,他们高兴了,就会喜欢玄烨。他紧紧抱守着这个信念,努力做一个开朗快乐的孩子,他坚信他的能力是他的救命稻草,他的勤勉终会得到回报。




“不是的,他们喜欢三阿哥的。”孙氏安抚他,“你看最好的太医,最好的药都在这里。”




玄烨没有说话。他虽然小,却很聪慧,他是皇子,怎样都会有好医药。




孙氏见他不说话,只是呆呆地盯着幔帐,心里也怕起来,赶忙说:“三阿哥不要伤心,其实父母之爱也不是最重要的,将来阿哥长大了,会娶福晋,会有喜欢的人,那个人的爱才是重要的。”




玄烨回头看着孙氏,孙氏说:“还记得奶娘教你的童谣吗,小胖墩,坐门墩,哭着闹着要媳妇。要媳妇干什么,点灯说话,吹灯作伴。”




玄烨笑了。




“将来会有一个人,她会一直陪着你,绝不会离开你。”孙氏用丝巾小心擦干玄烨脸上的泪痕,“她会把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比她的命还重要。你要活着,才能等到这个人。”




 




玄烨熬过了天花。四阿哥死于夭折,和海兰珠的八阿哥一样。




福临悲痛万分,董鄂妃更是一病不起。




玄烨回宫后给父亲磕头,感谢父亲派太医照顾他身体。福临正为荣亲王悲痛不已,哪里顾得上他这个死里逃生的儿子,问了几句话就让他下去了。




玄烨知道父亲的眼泪不是为自己流的,他有些失落,但也不太悲伤。哭有什么用,弟弟不在了,只要他表现的好,父亲会慢慢走出悲伤,会喜欢上自己的。




玄烨读书很认真,没有同龄孩子的浮躁。每次授课结束,他都会将内容背诵数十遍,老师对他的毅力赞叹不已。孝庄知道他聪明,根本不需要背诵这么多遍便能记住。小孩子都好奇心重,大多不愿意学已经会的东西,她问玄烨为什么要背那么多遍。




玄烨说:“孙儿听师傅说,读书百遍其义自现。背的多,自然理解的深。而且,在反复背诵中,孙儿的性格也得到了磨练。”




孝庄对他的答案,抚掌大笑。坚忍、沉静、中正、平和,这些福临欠缺的品质,在玄烨身上熠熠生辉,她的孙儿有这样的性格,爱新觉罗家的情种血统,大约到他就到头了。




后来,董鄂妃死了,福临痛不欲生,坚持要出家,大位毫无悬念的传给了玄烨。




两年后,孝康皇太后薨,康熙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。




 




康熙五台山见过顺治之后,心里纠缠多年的事情放下了。




他曾无比渴求父亲的关注与宠爱,他少时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这个,但父亲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他爱的始终是荣亲王,即使他足够优秀,也依然不是父亲最爱的孩子。




爱,就是这样不讲理的东西。所属之人,不费吹灰之力,便能拥有。非属之人,无论耗费多少心力才智,没有就是没有。康熙为自己幼时,曾妄图撼动,喟然长叹。




小宝不知道一向冷静自矜的康熙,为什么见过老皇爷之后,整个人都有些呆,怔怔地望着白云出神。




小宝想,我没爹虽然很惨,但小玄子有爹,也跟没爹差不多,不,比没爹还惨,我没爹至少我还能想象我爹很疼我,他这样,连梦都做不了。小宝不由为康熙心伤。




第二日,九难一剑刺来,韦小宝想也没想的替康熙挡了一剑。他没想起身上有宝衣,康熙也没想起来,剑刺在小宝身上,康熙的血都凉了,只觉的天旋地转,等他清醒过来,小宝已经被女尼带走,康熙气得一脚踢翻了香案,几万侍卫伏地颤抖。




 




孙氏口中那个能为他舍弃性命的人出现了,是康熙一直喜欢的人,他本该大喜过望,但转眼间,那人就从他眼前被人掳走。这无论对皇帝还是对玄烨,都是一种羞辱。




他需要更有力地控制他的帝国,他要彻底击败他的敌人。康熙开始梳理各地的反贼势力,尤其是反清复明的势力,因为那个女尼刺杀他时说了一句“我为大明天子报仇。”




很快天地会的内应安插好了,风际中的密报上来时,康熙不能不愿也不敢相信。他让风际中详细汇报了韦小宝入天地会的经过,是因为鳌拜,是因为他,小宝才被迫入的天地会。这个推断让他稍稍松了口气,小宝机警狡诈,必是为了救命,才假意要入天地会的。




康熙不愿打草惊蛇,在他还无法控制局面之前,他必须忍耐、等待。康熙希望小宝主动向自己坦白,就像太后那次那样,但小宝没有,他一直小心隐藏着自己的身份。




康熙以为,他是怕自己杀了他,他笑小宝笨,又气恼他不信任自己。当时的康熙,从没想过,小宝待天地会也是真心。




 




也许是二人都长大了,也许是他真的当皇帝当得久了,也许小宝心里有鬼,他们俩人不再像以前那么亲密无间了。这样的关系是自然发展的,也是康熙放任的。




祖母曾教导他,当皇帝要仁爱,要爱天下的子民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,但不能专宠一人。因为皇帝的爱太宏大,是用来爱全天下人的,若是全放在一个人身上,那人会被你的爱累及福分,你祖父专宠我姐姐,专宠八阿哥,结果八阿哥夭折,我姐姐也早逝。你阿玛专宠董鄂妃,专宠四阿哥,他俩也早逝。玄烨,你记住,不要太喜欢一个人,即使喜欢了,也要不动声色,否则你就是害了心爱之人。




他很喜欢小宝,第一次见就喜欢的不得了,总想把好的都给他,爱新觉罗家的这点血统,真是甩都甩不掉。太后赏给他,暗示让他赏给皇后的白玉麒麟佩,他转手就给了小宝。




知道他不是太监,一高兴又给了他二品的大官,当时他有些担心小宝能不能承受的了,后来发现小宝的福分大着呢,他给小宝的,小宝总以更多地惊喜回馈他。久而久之,康熙将孝庄的忠告忘记了,直到知道小宝因为帮他杀鳌拜被迫加入天地会,才彻底惊醒。




在那之后,康熙对小宝的恩宠一如既往,但克制了流自内心的亲昵。在他和小宝的关系中,因为身份他一直掌控着主动权,他不主动流露出亲近,小宝是不敢放肆的。果然小宝待他诚惶诚恐,不如以前那般亲密了。康熙被自己营造的这种氛围折磨着,他恼恨与小宝若即若离,又怕靠的太近会害了小宝。




毛东珠的结局,让康熙下定决心解决天地会,但小宝的反应完全超出他意料,他还没来得及发火,这混蛋就跑的连影都没了。康熙为他的背叛愤怒过怨恨过,最终思念还是击败了一切。




康熙以为他的一步步退让,能为他和小宝留有转机。他甚至坦白地告诉小宝,他不能没有他。




康熙想,哪怕没有情爱,只要他愿意留在身边也好。




 




最终,小宝将锋利的匕首指向了他,这个一二再再而三舍命救他的人,为了别人,挟持他,要杀他。




之后,康熙的所有行动都来自帝王的本能,他的心乱的处理不了任何事情。




韦小宝对他的感情,不是假的。康熙从来没有怀疑过。即使匕首放在颈侧,即使稍一用力,他便会血溅五步,他也没有怀疑过韦小宝对他的感情。




韦小宝是个无赖,是个混蛋,是个骗子,是个小人,是个刺杀国君的反贼,但他对康熙的感情,不是假的。




康熙痛恨自己为什么对此深信不疑,如果不是这样确信,他有一万个理由可以杀了他。




然而现实是,他杀不了韦小宝,也放不了手。




他舍不得皇帝的宝座,又不能忍受韦小宝离开自己。




 




其实祖母没有看懂他,玄烨和福临是同一种人。福临狂悖在放任自己,玄烨狂悖在克制自己,一样疯狂,一样逆天而行。他的血液里奔流着代代相传的偏激,它们搅动他最深处的渴望,它们诱惑他让他永远囚禁韦小宝,彻底地占有他。来自血脉的强大力量几乎瞬间冲溃了所有理智。康熙的身体稳稳地坐在龙椅上,他在抵抗来自血脉的控制,来自灵魂的欲望,他在等待,等待他的理智归来。在它未掌控身体之前,他不能下达任何指令。




康熙一生有无数个不眠之夜,但从没有哪个像今晚这般难熬。




董鄂妃逝世时,父亲口吐鲜血,祖母说能吐得好,吐出来心里就松快了。康熙也想将心口的那口血吐出来,也想将自己从这难于呼吸的境地中解救出来。但他什么也吐不出,他只能生生忍受着。




在被爱欲煎熬被血脉折磨的最艰难关头,诵读千百遍诗文的经历救了他,也救了小宝。




他儿时那样渴望父亲,为了控制自己不逾规、不怨怼,做一个听话乖巧的孩子,他强迫自己反复诵读诗文,忍耐着重复的枯燥,抵制着轻松的诱惑,他向自己一遍又一遍的灌输,所有好的、值得的东西,都需要历经痛苦才能得到。




当年的涓滴意念,经年累月汇聚成河,此时在他心里静静流淌,和奔涌肆虐的疯狂抗争着,他在这条河上沉沉浮浮,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得到幸福,但他不能让事情更糟了。




韦小宝是美好的,是他毕生渴求的,他值得自己为之承受一切的苦难。




玄烨一生从未输给过任何人,即使是自己,他也不可以输。




 




后来流放韦小宝去鹿鼎山,康熙是深思熟虑过的,有惩罚的意味,也有给小宝选择的意味。




皇帝不会给韦小宝选择的机会,小玄子会。




皇帝的喜欢会伤害小宝,小玄子的喜欢不会。




康熙明白,自己是小玄子,又不是小玄子。




他舍不得皇位,却也有做一个平凡人的可能,只是能不能如愿,最终要看韦小宝的选择。




感情,本就不是一个人的事。




他当皇帝当得太久,把这件事都忘记了。




 




之后,康熙放弃了他的控制权,他不再依靠皇帝的力量控制韦小宝。在小宝面前,他只是小玄子。小玄子那样喜欢小桂子,小桂子无论做出什么选择,小玄子都会支持他。




扬州可以去,云南可以去,即使韦小宝要出海,从此再也见不到了,他也会同意。




爱的前提是好好活着。父亲和端敬皇后直至死方休的感情,虽然纯粹,却不幸福。康熙不愿意步父亲的后尘,他是比父亲更好的皇帝,他给韦小宝的,要比父亲给端敬皇后的更好。




 




小宝发现康熙变了。不像少时的小玄子,也不像这些年的皇帝,他更安静,更平和,在等待建宁“死亡”的过程中,他对小宝既眷恋不舍又从容不迫,他好像完全接受了他的命运,不再做任何抗争,任由它将自己带去该到的地方。




小宝有点害怕,他认识的小玄子和康熙不是这样的人,他能力那么强,心气那样高,从来坚定不移不惜一切代价的要达成自己的意愿。为什么在自己面前,这些坚持,这些强求,都没有了。他是放弃了韦小宝,还是放弃了他自己。




小宝非常恐慌,从来没有过的恐慌。事情的发展不再被康熙掌控,他和康熙何去何从,所有的责任全落在他身上了。




小宝一心想要的自由就在眼前,触手可及,以前康熙在后面拼命拉着他,他呢用力向前挣脱,那时那个目标是那样美好。




现在康熙的手松开了,他一头撞上目标,却茫然不知所措。




康熙站在不远处,望着他,没有离开,但也不会再拉他了。




小宝想要的康熙都给他了。他一步一步后退,直到再没有什么可以给他了。




 




妓院里长大的韦小宝,永远爱钱的韦小宝,喜欢美女的韦小宝,最渴望的不是钱也不是女人,是父亲和哥哥。父亲要是大侠,哥哥要什么都会。行走江湖时,他能报父亲的名号,有人欺负他时,哥哥能帮他揍人。小宝对父亲的要求不高,只要是个大侠,让他不再是野孩子就好。但对哥哥他有好多要求,不能嫌弃母亲,不能嫌弃他的出身,要永远照顾他,要将好东西都给他。




无论他给哥哥设立怎样苛刻的条件,小玄子都一一满足了。尽管他是皇帝,小宝只是个妓女的儿子,但小宝就是把他当成了哥哥。一个最完美的哥哥。




现在这个天下最好的哥哥,把所有他想要的一切都给了他。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够呢?为什么还是想索求?




小宝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过,比阿珂,比银票,比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迫切。然而,他又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,还能从康熙那里索求到什么。




小宝恐惧、焦躁、茫然不知所措,又不知该向谁求救。




他问了小玄子。小玄子说,你愿意走,就走吧。




那一刻小宝知道,他真的放手了,而他真的自由了。




这是他想要的结果吗?




 




宫角的最后一次回望,康熙来不及隐藏的绝望,让小宝不受控制的向他跑去,直到牢牢抱住他,才吸得进空气,才算活过来。




他在康熙怀里大哭不止。他的索求就是他,他想要的从来就是他。哥哥是他自己骗自己的,没遇见他之前,他从来没有想过他需要一个哥哥。




他和父亲、银子、女人都不一样。不是因为他想要哥哥,他符合条件,他才对他这样好。




师父死了,小宝可以为他报仇。银子没有了,小宝可以再赚。老婆没有了,本来就是抢来的,没了就没了。他没有了,小宝活下去的气力也没有了。




刺杀鳌拜的大英雄、骁骑营都统、通吃伯、鹿鼎公,他人生的所有辉煌都是康熙给的。




他的金钱、他的师父、他的老婆,一切都是遇见康熙之后得到的。




韦小宝被康熙宠爱的太深太久,皇帝所携带的滔天权势,为他营造了一个幻象,让他忘了他原本只是个穷光蛋、贱皮子、婊子养的小无赖。他得到的一切,都是他偷来、抢来、骗来的。




在这世界上,不需要抢,不需要骗,永远都属于他的,只有丽春院的母亲和他。




小宝怎么可能离得开他,怎么舍得他绝望至此。




十二年前,被茅十八带到京城开始的奇幻人生,在投入康熙怀抱的那一刻,烟消云散了。韦小宝不是鹿鼎公,不是青木堂香主,他只是丽春院一个妓女的儿子。




但他的怀抱那样温暖,他滴落在自己脸上的眼泪那样欢喜。




韦小宝觉得,他之后的人生将比这十二年要好上一千倍,一万倍。




 




[本篇完]




 




其实,从3开始我想写一些他俩的日常,甜掉牙的那种。




不过闺蜜提了个意见。她对我2的结局非常满意,但认为我写的过于简单,还说我脑洞一开,就是啥也不顾的状态,也不知道顺顺感情发展。她建议我把这俩人起起伏伏的感情状态理一理。




我一理理了好几天。= =




康熙比较好理,小宝这个人物时髦值太高,14版电视剧和原著的小宝又有区别,我的智商一直跟不上,理的很不顺,尤其是他为什么愿意放弃自由,陪在康熙身边,我真是搞不太清。我就觉得他会这样做,这样做是合理的,不是没有理由的。但到底动因是啥,我一直没有找到合理的理由说服自己。




直到我分析了康熙与小宝身边其他人有什么不同。




双儿、沐剑屏这样的女孩子,在鹿鼎记里是没有特别独立的人格的,不能作为基础数据统计,因为她们和康熙这种人格独立的人数据类型不同,没法对比。




苏荃、阿珂、方怡、建宁人格比较独立,所以小宝一直觉得他要是死了,这四个人肯定跟人家跑。曾柔有点复杂,不过偏双儿他们多一点。陈近南、九难的人格当然很独立。




然后被我发现了个规律,这些人格独立的人,小宝为和他们建立关系,坑蒙拐骗,几乎啥都用过。他们和小宝接近的目的,也大都复杂。




唯一一个小宝没有使用任何手段就攻略下来,并且对他出身性格完全了解又毫不在意的,只有康熙。




小宝这种小无赖,想得到什么都要靠骗、抢、偷,除了老娘是天然血缘关系,只有康熙是他以个人魅力征服的。(爵爷这技能实在霸气,一出手就搞定最高等级)




然后我豁然开朗了,对金巨巨曾经公布的第二结局彻底拜服。陈近南原著就死了,不说了。钱没有了,有独立人格的老婆全跑了,最后他被康熙领回去了。




尼玛这绝不是金巨巨瞎胡想的!小宝这辈子除了他娘和小玄子之外,其他都是幻觉,是他依靠手段维持的假象。幻像消失,还愿意和他在一起的,除了人格不健全的,当然只有本来就知道他啥样的老娘和康熙。




我被金巨巨的逻辑深深折服,然后写文就毫无压力了,只是把小宝的顿悟,提前一点而已,我终于搭上金巨巨的脑电波了!人,就是这么自信!【你滚




 




两个孤苦的孩子,从相遇那一刻起,彼此成为对方最大的福气。至此,他们才知道幸福是什么滋味。




越想越觉得这俩不HE,简直天理不容!


好想6年前的金球提猫式亲密...存一下迷妹表情包


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微笑面对了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 矫情也认了 手握船票假装机场可以等到幽灵船

【APH/独伊】稍微整理了漫画里暗示神罗和路德关系的场景

😭神圣罗马

Sakura0219:

1.       意大利建筑爱好


神罗在英国造了很多意大利式建筑,并且表示意大利建筑真是太好了:






原地址:
http://www.geocities.jp/himaruya/ens.htm





2. 会议秩序强迫症(。



这幅漫画的第二个格,神罗说的是:“从现在开始,每个人轮流限时发言!”


与此同时:







虽然这个脸是比较可怕了一点,但基本上神态还是差不多的,差不多的……!


3. 掉了一地少女心





神罗偷窥意呆酱,掉了一地心心,被瑞士捡到了!





原作里就两个人掉过心心,一个是队长一个是神罗,对象都是伊。


4. 关于红内裤


2006年的圣诞节,本家画了连续的两篇,一篇是神罗扒豆丁伊的南瓜裤,另一篇是伊送队长红内裤。



关键发言:“你似乎很喜欢内裤的样子,德国!”


这个地方可能暗示了,伊确实是知道路德和神罗的关系,并且似乎是将他们两个同等看待的。




5. 情人节的最后一篇







6. 意大利的画像



神罗画意呆酱的场景


新连载:





我好喜欢这里!




7. 新连载




我决定贴三个语言的版本,队长不是一堆邦国聚在一起然后凭空変出来的一刚!!!


他之所以一开始就那么大,是因为出生的时候就有身体(根基)了,至于这个身体是谁你们自行感受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基盘上面那行小字是身体的意思。




另外,在竹林这一篇里:





这个孩子是神罗,因为在日语里用的是上位者的语气。


这个场景里,阿普回忆起神罗和他的对话,转而却是对路德回话:”你就对我战争狂热的印象这么深刻吗?“
我是觉得这里很微妙……




8.   ”也许某一天会突然消失,名字和人格都改变了“




我觉得这里是在暗示神罗……至少根据之后的新连载来看并没有什么冲突,黑塔里也并没有另外一个国家会让人有”名字和人格“都改变了的感觉。








 




9. 本家之前竹林上的更新,似乎是11年的,但他后来删掉了







似乎是路德梦到了他诞生时的场景……




RGB太太(?)画过这个场景,挺喜欢的: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mode=medium&illust_id=18181803




10. 另外一幅本家删掉的图(跑题了)









神罗死了,法叔对伊说:”你承受的够多了,忘了他吧……“




11. 自从黑塔诞生的时候起,本家一直对这个问题在卖关子,豆丁伊和神罗的篇章是在钢铁协约之后画出来的。











钢铁协约——


讲的是两个人结盟的故事。


豆丁伊——


是豆丁伊拒绝了神罗”成为一个国家“的请求。




我个人认为,花夫妇是和初恋组有着很多的相似性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其实本家从来都没有明确说过,路德到底是不是神罗。




11区的朋友们,喜欢在推特上搞搞投票:







11区觉得路德完全不等于神罗的并没有多少嘛(。




之所以整理了一下这些,是因为这些听风就是雨的弹幕一直让我很迷茫: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队长的身世之谜确实是个问题,但本家至今为止也从没明确声明过什么。




这些”本家声明过路德不是神罗“的弹幕到底是哪里来的,我一直以为是对家搞的,但对家会跑去看初恋组吗?总觉得哪里不对………………


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观点,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尊重原作者的创作意图,本家没做过的事情非说他做过了,总觉得挺讨人厌的。




不要听风就是雨,百度百科也好,弹幕也好,全部不可信……还是去自己翻翻本家的竹林好了。


我个人是觉得,路德是不是神罗都好。无论是怎样都很不错……




但我这种狗血爱好者,还是比较喜欢——路德继承了神罗的身体,他的记忆,他的野心(?,可能还有对那个温暖南国的喜爱。




END